陳彥給了陜西文學新的動力

2019-08-22  來源:公民網

0

8月16日,中國最高文學獎項茅盾文學獎發布了第十屆獲獎名單,陜西作家陳彥先生的65萬字長篇小說《主角》繼路遙《平凡的世界》、凌力《少年天子》、陳忠實《白鹿原》、賈平凹《秦腔》之后再次獲得了“茅盾文學獎”,為陜西文學贏得了顏面,也因此讓本是劇作家的陳彥步入了中國重要作家的行列。

提起陜西文學,絕對是新中國文學的高地,可以說是大家云集,明星閃爍。革命圣地延安曾經是新文學的伊甸園,孕育了一大批蜚聲文壇且影響新中國文學藝術事業的人物。建國后,陜西作家柳青、杜鵬程、路遙、陳忠實、賈平凹、高建群等又成為了中國文壇不可忽視的力量。尤其是上世紀九十年代初“陜軍東征”在全國掀起來陜西文學熱,一下子出le 《白鹿原》《廢都》《熱愛命運》《最后一個匈奴》《八里情仇》等一批炙手可熱的小說,陜西文學從此成為了中國文學的高地,陜西這塊地方被證明是可以不斷出大作家的。陳彥的橫空出世無疑再次給沉寂多年的陜西文學打了一陣強心劑。

很多人一直以為文學已經被邊緣化了,其實文學與我們的生活越來越緊密了。小到微信上的心靈雞湯,再到網絡上的各類作品,又到大家看到的影視劇、歌曲、舞臺劇、旅游演出、小品、晚會等,大到專業的詩歌、散文、雜文以及鴻篇巨制的長篇小說,文學沒有一刻被邊緣化,反倒是無孔不入地以不同樣態走進了每個老百姓的身邊和心內。

最近兩年,西安市話劇院依據著名作家柳青創作《創業史》的故事排演的話劇《柳青》獲得空前成功,榮獲國家第十二屆文華大獎;陜西省人藝根據已故作家陳忠實老先生的《白鹿原》改編的同名話劇《白鹿原》大獲成功,全國巡演將近200場,取得一票難求的業績,當年為一直囊中羞澀的省人藝賺回了數千萬的銀子。十余年前北京市人藝也排演了《白鹿原》,大火;電影版和電視劇的《白鹿原》都贏得了市場。

近幾年路遙先生的《平凡的世界》也陸續被改編成電視劇和話劇。據有關部分權威數據,在2018年圖書銷售榜上,銷售過百萬左右的圖書是《平凡的世界》《活著》以及《白鹿原》等三部,陜西作家的作品就占了兩部。據網絡調查數據,年輕人最期待閱讀的長篇小說也是《平凡的世界》,對中國當下主流人群影響力最大的小說也是《平凡的世界》。我身邊很多朋友去延安第一站都想去拜謁路遙的故居。可見一部文學作品對人的影響力之大之深。

陳忠實先生的去世引發的“陳忠實現象”更加讓作家們感到文學的神圣,他的影響力不亞于一位國家領導人的影響力。見證過或參與過這個時刻的陜西作家們肯定都有深刻的記憶。原因就在于陳老出了一本叫做《白鹿原》的巨著,雖然寫的是上世紀初的事情,但如今的讀者看得懂,如今的人們依然為書內的人物感懷,如今的年輕人仍然可以明白書內的人物情感和世態炎涼。就像《紅樓夢》《西游記》那些經典一樣,歷經千年,光彩依然。

賈平凹先生被譽為當近中國文壇“怪才”“鬼才”,之所以如此稱他,是實在不好找到恰當的詞匯來形容他的“能”和“強”,業內人稱其為“厲害角色”。他是當今中國文壇絕對最豐產的作家,至少2年出一部小說,他的創造量超過了2000萬字,而且都是用鋼筆寫就,部部用心,他的超現實主義小說《廢都》被譽為可以至少流傳千年的作品,他的《秦腔》獲得了2008年第七屆茅盾文學獎。他不僅文學創作海量,還搞收藏,只要是他的地方,總還能看到瓶瓶罐罐佛頭古物,充滿了和歷史的對話感。他還有一絕就是書畫作品,尤其是他的書法被譽為中國近20年來價格最為堅挺且持續上漲的書家。無論坊間如何議論他愛錢如命,不近人情云云,但絲毫沒有影響他的書法價格和市場需求,雖然一些文人騷客無法忍耐羨慕嫉妒恨,說他的書法簡直就是“丑字大王”,根本談不上書法,最多算是個“文人字”,但你說你的,他賣他的,掛他和求他字的人只增不減。但不可否人的是,騷擾賈先生的人多了,難免會影響到他的文學創作,誠然可以通過求字者了解一些世態真相,但人的生命總是有限的,時間是不可逆轉的。加之賈先生兼任著陜西省作家協會主席和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之職,難免會有很多他不喜歡的場合去出席,去發言,去站臺。我一直為陜西出了這樣一個天才作家而慶幸,但也一直為賈先生著急,世界需要賈平凹這個大作家,不是賈平凹這樣的領導人和書法家。我也感激賈先生給我的《想說就說》免費題寫書名,還為我的北京研討會發來賀信。其實他是一個真實可愛且善于從世俗中獲得快感的人,也是比大部分作家獲得更為活泛的人。我也知道很多年前人們就說賈平凹是中國最可能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家,但第一次被莫言拿走了,他現在憋了一口氣。賈先生如今身體尚可,我估計還會有幾部大作問世,問鼎那個他心中的目標也會越來越近了。

和賈平凹都是陜西商洛人的陳彥,幾乎大半輩子都在陜西省戲曲研究院工作,先是創作了《遲開的玫瑰》《西京故事》《大樹西遷》三部曲,起點高,影響大,使得他成為了國內獲獎最多的編劇。他的小說《裝臺》已經推出,立刻引起關注,一個編劇寫出的小說是什么味道,看過這本小說的作家都說好,寫得酣暢淋漓,把小人物的人生況味寫活了,如今這部小說已被改為同名電視劇,陜西籍演員張嘉譯擔任男一號,已經拍攝完成,正在后期。誰也沒有想到,竟然2018年他的第二部長篇巨著《主角》又問世了,這一次趕上了四年一屆的第十屆茅盾文學獎評選,且一直被看好。陳彥此時已從文藝單位領導的崗位進入了陜西地方廳級官員序列,先后任省委宣傳部副部長和省行政學院黨委書記兼常務副院長,去年后半年一直不愿離開陜西的陳彥被委任為中國戲劇家協會黨組書記兼駐會副主席職務。2019年8月份,第十屆茅盾文學獎終于發榜了,陳彥憑借自己的《主角》獲得第十屆茅盾文學獎,這是繼鄉黨賈平凹《秦腔》獲得第七屆茅獎后陜西作家的再次崛起。期間間隔了兩屆八年,但就是這八年,讓所有的陜西人著急,眼看著賈平凹主席年屆退休,搜遍全省作家,沒有發現一位可以扛起陜西文學大旗的繼承人,就連陜西省作家協會換屆和陜西省文聯換屆都被推了又推。陳彥的獲獎,讓所有的陜西人松了口氣,陜西文學繼賈平凹后的扛旗者終于出現了。

在中國文學界,詩歌、散文、雜文乃至戲劇作品,都不被看作是難度較高的樣態,唯有長篇小說被譽為文學領域的珠穆朗瑪峰,在中國茅盾文學獎是國家級的長篇小說的最高獎,也是文學領域的最高獎,誰能獲得此獎,將是該省作家協會的掌門人和中國作家協會的副主席以上人選。陳彥在文學領域的辛勤耕耘無疑給自己在行政領導之外鋪就了一條陽光大道。

陳彥的獲獎也使得連續8年沉寂的陜西文壇掀起了巨浪,陳彥以他巨大的能量攪動了中國文壇和陜西文壇,讓本就非常自信的陜西文化人再次仰起了高貴的頭顱。我和陳先生有過多次合作,較多的合作是陳先生應邀為我舉辦的選美賽事擔任評委,他的低調嚴謹務實的作風令我印象深刻。

我在陳先生獲獎后沒有立即去向他道賀,知道他現在每天處于各類溢美之詞的轟炸之中,我作為一名陜西作家,這幾天一直在想,陳彥未來會成為一個什么樣子的作家,他在中國乃至世界文壇會處于一個什么樣的位置。我想陳先生估計對自己的人生定位有了新的思考,就如同我四十八歲時對自己的人生有了新的認知一樣。我想我會找機會和陳先生聊聊的。

但有一個事實是真的發生了,陳彥這次給了陜西文學新的動力,很多作家給我聯系,都有了自己的新目標。這是好事,證明作家們的心沒有死,也沒有亂,處于如今這個歷史性的大變革時代,產生一批世界性的大作家大藝術家是完全有可能的,關鍵在于大家想不想努力。

郭建蘭2019年8月21日于苦心齋


關于我們 |  人員查詢 |  誠聘精英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  商務合作 |  最新公告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號:京ICP備09012885號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免責聲明:轉載本網原創內容請注明出處。本網部分內容來源于互聯網,不代表公民網觀點,
如有不當或有誤,請聯系本網客服QQ:1943557797,我們盡快處理,謝謝合作!
Copyright 2008-2019 公民網 www.hdiowx.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苏时时彩正规吗